乐器博物馆留下一把民国的平头烙铁它的历史悠久还有重要作用

上海东方乐器博物馆有一把普通的平头烙铁,其实他可不简单,在制作乐器的时候,起着非常重要作用

作为音乐的外行人,我们对乐器博物馆的想象,应该是分门别类,排列平整的一件件乐器,可是上海一家乐器博物馆内,居然陈列有一把老旧平头烙铁,至少也是民国留下来的,甚至在制作乐器时,它还有很大的用处,这是怎么回事呢?接下来让我为您揭秘。

(本文所有图片,全部来自网络,感谢原作者,如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本号作者删除。图片与内容无关,请勿对号入座)

上海音乐学院是我国艺术类院校中的翘楚。1987年11月,这座高校创造了一个历史:创立了我国艺术院校中的第一个乐器博物馆,它就是东方乐器博物馆,这个博物馆就坐落于上海高安路的一座别墅内,虽然不大却是“五脏俱全”。历经三十余载的发展,今天的东方乐器博物馆共分为了四个展厅:中国古代乐器、中国现代乐器、少数民族乐器和外国民族乐器,镇馆之宝是一枚小骨笛,它就是诞生于8000年前的“贾湖骨笛”,是目前人类可考据的最古老的乐器。

上海东方乐器博物馆中,共有400余件珍贵文物,虽然它们出身不同、形态各异,但大都是精美的乐器,可在展柜的一个角落中,居然摆放着一个小烙铁,这是一件平头烙铁,全长达30公分,头部烙铁长约6公分,在古代以及近代社会的影视剧中,我们常在裁缝店里见到烙铁,但其实它是一种常见的家用工具,可以将衣服的褶皱熨烫平整。可是烙铁放在乐器博物馆中就很是奇怪了,它并不是一种乐器,无法用于演奏。

要想知道烙铁发挥的真正作用,就要从胡琴说起。“胡琴本胡乐也…盖其制,两弦间以竹片轧之,至今民间用焉。”宋代陈旸在《乐书》中如是记载。从元代开始,随着戏曲的快速发展,胡琴逐渐成为了我国拉弦类乐器的统称,大体由琴筒、琴杆、弦轴、千斤、琴弦和琴弓六部分组成。演奏胡琴时,琴弦和琴弓有节奏地摩擦而发出声音,但琴筒才是保证胡琴音律优美的部件。

琴筒是胡琴类乐器的啻箱,外表即为琴皮,也就是筒面要蒙上的蛇皮或蟒皮,琴弦振动通过千斤传到琴皮面,引起筒内空气振动,进而扩大音量和美化音色。而在蒙皮时就一定要用到烙铁。

琴皮的制作共需要三道工序,首先是“铲皮”,需要使用锉刀将蛇皮上的肉等杂物去掉,铲皮要保证处理干净,同时程度均匀恰到好处;第二道工序为套皮,将蛇皮拉伸,去除其油性,保证其形状的稳定;第三道工序为烫皮,烫皮使用的工具就是烙铁,烧红的烙铁放在蛇皮上面,适度的反复的按压,烫皮处理的好,这把琴基本就制作成功了,可是烫皮出现问题的话,胡琴发出的声音就不准,只能将其丢弃。

既然烫皮如此关键,它的具体作用究竟有什么呢?首先就是保证琴面各个方向受力均匀,包括皮膜的内部压力也更均匀,这样的琴面才能发出均衡、协调和准确的声音,否则,一面本就不均匀的琴面,无论乐手如何调节,它的音色都会很奇怪,仿佛永远都不在调上。

烫皮时还可烫掉伸出过长的蛇鳞,烙铁放在琴面上,就像压路机一样,将原本颠簸不平的道路压得平整坦荡,道路不在坎坷,放在胡琴的演奏上,表现就是减少演奏时发出的噪音,让音色更加温润动听,而不是极为生涩和刺耳的声响。

烫皮就是对外观的美化,一面完美烫过的琴面,在经过最后一道工序鞔皮后,会将胡琴塑造成一把精美的艺术品,它不仅声音悦耳动听,而且颜色鲜艳,手感柔顺,给人以视觉和听觉的双重盛宴,无论是街头演奏还是登上殿堂,都会有极佳的表现。

给胡琴烫皮,看起来只是一个体力活,它背后的讲究还真是不少,我认为音乐家并不只是弹奏动人音乐的演奏者,用尽自己毕生的精力,制造出一把把精致乐器的师傅同样是音乐家,一把普通的烙铁,至少有千年的历史,这把烙铁算不算文物不好说,但它承载的历史,堪称厚重,它可以和各种贵重乐器一起陈列在乐器博物馆的展柜中,平凡处见伟大此言不虚也!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Previous post 他在微拍堂改走“高端路线”销售额爆发式增长
Next post 弘扬传统文化 《胡琴音乐人才培养》在西南民族大学正式开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