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北京2022春拍瓷杂资深藏家、新买家、老行家如何出手?

瓷器板块无疑是中国艺术品市场的核心之一,占据份额也是非同小可,历来也是各大拍卖行必争之地。2022年上半年,古董瓷器的重要拍卖有纽约亚洲艺术周、香港春拍、北京春拍,各地区拍卖热门拍品虽有不同,呈现出来的趋势值得细细回味。雅昌专栏作者、著名瓷器鉴藏家刘越每季均有深度剖析文章,总结每场拍场的瓷杂表现。

例如,3月初的海外拍场中,可谓是百花齐放,纽约迎来了“小阳春”,瓷器部分的精品重器成交也稳健。香港拍卖季则是一个分裂迹象愈发明显的市场,一方面是有数件千万元级别拍品顺利成交,另一方面却是溢价低,甚至流拍。

指标拍卖行:中国嘉德、北京保利、保利香港、北京荣宝、香港苏富比、佳士得香港、西泠拍卖、广东崇正、中贸圣佳、北京永乐、北京诚轩、北京翰海、华艺国际、十竹斋(北京)、大羿拍卖

注:统计数据截至2022年8月7日,十竹斋(北京)、广东崇正、北京翰海、嘉德香港四家拍行2022春拍未开始,故未计入成交数据。

那么,夏秋之际,历经了上半年疫情的动荡,艺术品市场终于归于平稳。回顾过去两个月,以北京为主要战场的国内瓷器古董拍卖市场又有哪些新的行情?且听刘越细细道来。

北京的春拍大体上可分为两段,第一段是六月底以嘉德为代表,其他几家以瓷器为主营业务的公司一起拍卖,而第二段是七月底以保利拍卖为代表,其他几家瓷器拍卖一起展开。两段拍卖因为时间相差一个月,所以呈现出来的形势也有较大的差别,今年受疫情管控差别显得尤为明显。

我们都知道今年春天疫情形势格外严峻,尤其是疫情管控涉及到跟艺术品拍卖行业息息相关的几个比较大的核心城市如上海、北京、深圳等地,给拍卖公司常规的征集和拍前的运作造成了巨大的影响。从前期的拍卖我们可以看出,凡是在六月底这波拍卖的公司,由于它的准备时间更靠前,所以受到疫情管控的影响更大,这一波拍卖中并没有呈现出太多的精品,而且明显看出它的货源也受到了疫情管控的影响征集非常困难,所以这一波总的来说,拍卖上呈现的拍品数量和亮点都比较少,买家到现场参与的也比较少,这是经济形势和疫情管控的原因造成的。

比如第一波在北京羿趣拍卖的时候,当时拍卖厅附近存在不少管控区和封控区,使得很多买家甚至拍卖公司的部分工作人员都不能到场,到稍后嘉德拍卖的时候,形势虽然稍有放开,但是这个时候很多外地的客人受到疫情管控的影响仍然无法赴京,比如上海,上海是一个买家云集对拍卖市场有重要贡献的地区,但是上海当时正处在封控的尾声,所以很多买家无法进京,对拍卖的人气造成了很大的影响。

而到了第二波七月底的时候,此时疫情相对比较平稳,征集和一些拍前的宣传工作能更有条理的展开。比如在七月上旬,当时保利有一个青花瓷器的精品展是与拍卖的宣传相关的,很多拍品也曾在这个展览上呈现,据称这个展览本来也要在更早时候办,但是因为疫情管控很多展品也是直到七月初才顺利到京参与展览,又如这次中贸的拍卖,在六月底第一波拍卖期间曾经做了一个精品展宣传展,但真正的拍卖是放在七月底,这个时候各方面的情况相对较好,到场的藏家也较多。另外七月底北京的这一波拍卖,我们第一次看到了有更多上海的客人出现在拍场,这是三月份以来上海的客人第一次能够比较顺利的到京参拍,也造成了第二波拍卖人气相对较高,拍品数量和质量都较第一波拍卖有较大的提升。所以最后拍卖的态势也呈现了一定的反弹情况。

众所周知,疫情管控和这两年经济形势的影响,我们可以看到买家在购买相对比较高端尤其是大拍层次的高价位拍品的时候格外谨慎,对这几年在市场上出现较为频繁的一些所谓的“熟货”兴趣不是太大,他们把有限的精力和财力往往都集中在了市场上首次露面的一些“生货”精品上,这些生货精品在这次春拍中表现非常亮眼。

其中最为行业所热议的是中贸拍卖这次推出了“上海退赔瓷器”的专题拍卖,这个专题所选择的拍品都是我们俗称“老户”送拍的一些没有在拍场上露面过的精品瓷器,这些瓷器展览以后立刻引来了行家的高度关注。其中的一件焦点拍品就是中贸这次瓷器专场的封面,一件明代宣德青花龙纹盘,这件器物据说是自上海的老户流出,后来又经过懂行的藏家代为运作送拍,这次是以非常低的价格出现在拍场,但是这件器物的等级非常高,是极为罕见的宣德本年官窑,画工也特别精彩,尤其又是一件从未露面的“生货”,立刻引来了藏家们的高度关注。在拍前,很多藏家都跃跃欲试要竞投这个盘子,我收到了好几位藏友在拍前的咨询,纷纷要求出价,藏友们当时普遍的心理预期是在两三百万能够买到这个瓷器,当然我也觉得这个价格可能会相对合理,因为这个盘子毕竟略有瑕疵,但是过往的经验也告诉我,这个价格几乎不可能成交,拍前也有部分藏家放出话来要用五六百万的价格收购,最后这个盘子在拍卖现场经过了激烈竞争,由委托席买家以1196万高价竞得。

如果以竞争的激烈和价格的翻倍程度来看,这件几乎是本次春拍里最有代表性的作品,当然个人认为也是物有所值,因为这样的龙盘存世稀少,尤其是这种尺寸的在市场中还很少出现。说句实在话,在当年市场行情顶峰的时候,如果是类似的瓷器出现在国际大公司的拍场上。他的估价可能一上来就已经是一两千万了,所以这次以1196万价格成交虽然场面非常热闹,但个人认为也还在合理的范畴,并不能说卖到了一个不能想象的程度。

而另一件同样出自这个“上博退赔”专题的雍正仿古玉釉小瓶,则是一件单色釉品类的小精品,估价也非常低,但是现场也非常受行家喜爱,单色釉品种是近年来在市场上表现比较好的一个品类。这些年我到处讲课也致力于宣传和推广单色釉瓷器的收藏,这件瓶子也是受到了多位藏家的追捧,拍前也有藏友向我咨询,我们讨论认为这件瓶子虽然估价很低,但是价格一定能够过百万,然而最后以345万的价格成交,也还是超出了我们的预期。

中贸夜场中还有一件特别的拍品,是雍正御制洋彩柠檬黄地开光九桃纹宝月瓶,这件瓷器也引发了行内的关注,对于国内的拍场来说它应该也算一件“生货”,藏友们都在议论它去年在美国小拍出现过,当时以很低的价格被行家捡漏,这次出现在国内拍场也引发了大家对这件“生货”精品的竞逐,最后以高达2829万的价格成交,超过两千万的价格也是国内这一波春拍里面成交价格最高的几件器物之一。这次中贸拍卖的表现无疑在春拍的瓷器板块中比较亮眼。

作为国内瓷器古董板块的“旗舰”,保利拍卖古董板块精品数量依然是各家瓷器拍场上最多的,单件拍品高价位成交的数量也依然处于领先地位,但成交最为引人注目的依然也是“生货”板块。这次据称是一位日本资深藏家送拍的“寸巢庵”旧藏拍品尤为引人关注,焦点是一件清乾隆珐琅彩题诗花石锦鸡图碗,这件器物虽然是一件残器,从照片上可以看到器身有明显的修补金缮的痕迹。三百万到五百万的估价也不低,但依然引来藏家的追捧,最后以1150万的价格成交。

而这两年来在拍场上这两年表现稳健的嘉德拍卖虽然档期是在前一波拍卖,由于时间较早受到疫情冲击比较大,但整体表现也比较平稳,我们可以看到全场中只要是相对“生货”的拍品也都取得了不错的成交成绩。而这几年异军突起的拍卖新军羿趣拍卖,主打项目是清代中晚期官窑,这次虽然拍品不多但是质量非常整齐,在晚清官窑版块整体品相和质量在国内的瓷器拍卖中还是比较凸显和有特色的,虽然在第一波拍卖受到疫情的影响比较大,但依然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③高端拍品乏力,新买家推崇估价低的小精品,老行家瞄准价格回落的精品来抄底

今年的春拍我们看到内地市场在瓷器古董板块高价位的拍品,尤其是估价千万以上的拍品,相比往年有明显减少,特别是在第一波春拍的时候,各公司估价能过千万的拍品都非常少,主要都是几百万价位的一些拍品。

比如嘉德春拍有一件康熙青花团凤纹奁式叠盒,成交价在490多万,已经是专场中引人注目的拍品了。佛像专场中有一件铜鎏金金刚总持像成交价达到了九百多万,已经成为全场之冠。

另外像羿趣的春拍官窑精品专场中一件乾隆窑变釉胆瓶,成交价是296多万,被我一位好友竞得,已是本场中最重要的几件拍品之一了。

在第一波拍卖中,高价拍品少主要是由于疫情管控征集受限,但在第二波的拍卖中,我们看到各公司超过千万的瓷器也不是特别多,基本上还是以几百万的瓷器作为相对比较高端部分的拍品。而且我们发现很多几百万估价的瓷器,最后成交的溢价并不高,很多拍品都是在估价范围内成交,估价几百万的瓷器能够造成几倍溢价的比较少。在之前我评述香港春拍的时候,我说过“高价不高,低价不低”是今年上半年总体的一个拍卖成交趋势。最近刚刚结束的这一波国内春拍再一次印证了我这样的观点,受经济环境和疫情的影响,买家在面对高价位精品拍品的时候显得特别谨慎。我接触到的一些藏家也是这样,他们在竞买几百万瓷器的时候,要反复咨询我和很多专家的意见,反复衡量有时候也很难下定决心,相比之下购买一些低价位,主要在100万以下拍品的时候相对就会比较放松。

另外这两年以来,虽然市场上涌现了一些新的买家,但就我从拍卖会以及私下和这些买家接触来看,很多买家还是偏向于购买价位在一两百万之内的精品,对于新买家来说,一方面这种购买压力比较小,可以降低他们的购买风险,另一方面,新买家对艺术品拍卖接触的还比较少,对一些高价位的藏品可能暂时还无法理解它的价格体系,还要在观察学习中逐渐的接受。所以我们看到一些价位相对低的小精品,比如说价位在几十万的官窑瓷器,在今年这波春拍中表现的都不错,争抢的也比较厉害,很多都是以溢价的情况成交。而这次拍卖中,那些老行家或者比较有经验的资深藏家,则会趁行情动荡瞅准机会,瞄准了一些原来价位比较高的拍品,利用现在行情相对较低的时候以一个抄底的价格,来买到过去自己想买而不太敢买的精品。比如说这次一位上海的资深藏家朋友,就从某场拍卖中买到了一件雍正斗彩鸡缸杯,这个杯子在十年前的成交价格已经达到了360多万,而这次这个行家仅以250万落锤的价格就买到了。像这样资深的行家因为他们对市场已经充分了解,并不害怕价格的暂时回落,反而觉得这个时间是收到一些精品的机会,他更看好这些精品在未来更好的表现,当然对于新买家来说这个时候就会有些犹豫,对这样的藏品反而不敢出手。

我们通常说到的春拍往往指的是一些传统大公司的线下大型拍卖会,但是疫情时代,也导致网上的拍卖越来越多,这样就给一些网红或者以小团队为主体的小型线上拍卖带来了很多的机会。

在瓷器古董圈子里我们也能看到由于疫情,在直播带货时崛起的一些行家,当他们在网上收获了足够多的粉丝和流量之后,转型做拍卖也有自己的受众群体,他们征集挑选的拍品其规模和价位也许无法和传统大拍卖公司相比,但是围绕在他们身边也有自己小的客户群体,对于这种小生态、低成本运作的拍卖模式现在也收获了很好的口碑和收益,这样的拍卖越来越多,这也是今年国内春拍的一个新的可喜的现象。

上半年的春拍已经告一段落,下半年的秋拍会怎样?我个人预计,随着疫情的逐渐平稳,也随着大家越来越适应现在的疫情管控形态,相信下半年拍卖会逐渐走出上半年略显低迷的情况,会继续向好的方向发展,而且现在收到的消息,某些公司已经征集到了一些相比上半年来说更加重要和更加精彩的拍品,我预计下半年的拍卖形势会比上半年更好。那么秋拍的走势究竟会怎么样?也请我们充满信心拭目以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Previous post 拍卖前瞻:中和美色 黄承天德 从三件宫碗看清宫娇黄釉瓷器收藏
Next post 八国联军抢走一件绝世瓷器堪称举世无双后被人买回来上交国家